恶魔的唿唤(4)

都市小说   2021-05-05   加入收藏夹

第三讲天使堕落
晓莉打开更衣室的门,脱下了便服。
从更衣镜中她看着自己的裸身,俨然是一副美丽的胴体。乌熘熘的大眼睛、亮丽的长
头发,正是大部份男孩子心仪的对象。颈部很漂亮,有点雪白的感觉。胸部并不是很
大,不像电视上的波霸,但整个身材却很匀称。半细的柳腰,光滑的大腿,丰腴的臀
部,从脖子到脚形成一道美丽的曲线。小腿和脚白晰而柔嫩,这是一具上帝的杰作,
天使的化身。
而她望着那套天使的服饰,心中充满了得意。二十三年少女的梦,终于能实现了。对
人类而言,护士就真的是白衣天使,让人们得到解救的圣者。
「好吧!又是新的一天啦!开始工作啰!」晓莉永远是那么开朗,充满活力的声音也
鼓舞了同事们的精神。她换上洁白的制服,展开了忙碌的一天。
「水喔!小姐!」病患纷纷地吹着口哨,晓莉也一一地跟他们微笑回应着。这也难怪,
她们医院的制服跟一般的不同,是紧身的,完全显露了护士小姐的身材。而V字形低
领的上衣和短短的白迷你裙吸引了无数男士的目光,半透明的裤袜惹起无限遐思。更
因为是晓莉这样的院花穿着,更引起男人们想一探究竟的期望。而高明的地方就在此
处,男士们无论怎么看都是看不到的,这是设计者的巧思,低胸虽低,短裙虽短,却
恰恰遮住了那令男人最心痒的所在。一方面为医院招来了病患,一方面也保护了天使
们。
「好忙好忙!」她热心于帮助病人,直忙到下午,不论男女老少,很多病人都喜欢她,
这也是她被公认为院花的其一原因吧。
吃完饭后,她拿着两袋血浆,急急忙忙地走向血库。突然一个高高黑黑的男人冲了出
来,装翻了她手中的血袋,把血洒了她全身,原来白晰的制服也染成了红色。「这真
糟!」她转头一看,那个男人头也不回地跑出医院去了。「呜呜呜呜....怎么办!」
她快要哭出来了,从没有遇到这种状况,身上沾满了血,不能到处乱走,血又打翻了!
她待在原地不知所措。
在旁的护士长刚好看到,赶快过来帮她!「这里我来收拾,妳先去洗个澡顺便换个衣
服吧。」
护士休息室旁附有更衣室和浴室也算是这家医院的特色吧。她赶忙跑回了更衣室,把
衣服脱下来,跑进浴室中淋浴。
水潺潺流过她的头发,奔过她的身体。粒粒的水花溅上她的乳房,产生一阵阵酥麻的
感觉。她不禁双手握住了乳房,轻轻地开始抚弄着。一开始只是手指缓缓地捏着,胸
部渐渐地有了舒服的感受。她开始用手搓揉着,乳晕的颜色加深了,慢慢地乳房耸立
了起来。她停不下来,双掌开始握紧,使劲地揉着。
(啊!这样不行!)
身为护士,晓莉当然了解手淫是不好的,尤其在这种公家场合。可是......
(现在没人来应该没关系吧......啊!我在想什么?!)
她把冷水开到最大,企图压抑引起的欲望。但冰冷的水滴在她光滑的皮肤表面很快地
也热起来了,她的双手再也停止不了动作,唿吸急促了起来。整个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完全无法思考了。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交由自主神经控制了。
(啊!好舒服!)
左手离开了爱抚山丘的队伍,逐渐往下摸索,在三角黑森林地带停下来。食指和拇指
轻轻地拨开了肉瓣,然后把中指伸进去探索。有一片小小的月状物体,上面早已沾满
了湿湿黏黏的液体了。感觉到这样的湿润,她再也忍不住,将中指往肉缝中用力的抽
插了起来。右手制不住红的发烫的双乳了,她干脆翘起那浑圆的小屁股,面对着墙俯
身紧紧靠着,右手扶着臀部让左手尽情地进出禁地,两颗乳房在墙上奋力的摩擦着,
嘴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
「啊~~~~啊~~~~啊~~~~」
全身的力量慢慢地流失了,随着「扑嗤」一声,浓滑的黏液喷出了她的蜜唇,她没力
地坐了下来喘着。冷水在这时才真正地起了作用。她很快地平静了下来,把刚刚流出
淫液的部位再洗了干净。
突然,她觉得有一道视线在注视着她,她连忙打开浴室门看,外面没有人在。
「咦!我的衣服!」
刚刚她换下来的旧衣服被不知道什么人翻得乱七八糟,这样一来显明了有人偷看到她
刚刚洗澡和自慰的淫样了!因为内衣内裤都不见了。
虽则手淫是人人大都有经验的,但在医院中,还是上班时间,这样传出去可不得了了。
「会是谁呢?」她快哭出来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换上了新的护士服。但是却没
有穿内衣,她今天没多带一套来。(谁会没事多带内衣裤上班啊?!)不过这时这不
重要了,晓莉全心想着那个偷看者是谁?
(是护士长吗?还是洗衣伯伯?)她自忖人缘还不错,只要找到那个人,跟他拜託一
下一定可以的。
边想着,她走出了更衣室。
「哦哦哦......」一堆男病人起闹了起来,晓莉现在没穿胸罩,胸部自然挺出,比以
前增添了一份解放后的美感。加上高潮后脸上泛着淡淡的晕红,这样的晓莉更显得迷
人和妩媚,连医生都快看呆了,直叹这样的佳人居然不是自己的。。
晓莉没空理他们,嘴角仍挂着一贯甜甜的微笑,心里却为找不出是谁而烦恼了一下午。
「喀噹!」五点了,下班时间到了。晓莉满怀心事地走回更衣室。她惊讶地发现,早
上穿来上班的那套便服居然也失踪了。她心焦地找着,问同事们,却没有结果。这么
一来,自己就要穿着护士服回家了。她突然感到一阵颤慄,从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
感。急急忙忙地叫了一部计程车,到火车站赶上通勤的电车,一心只想早点回到家。
下班的人潮真是汹涌,整个通情电车挤得满满的,晓莉被挤在角落动都动不了,快喘
不过气来了。
突然,她感觉胸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是一只手。一只大手从腰部的缝隙伸向了
她的双峰,倏地握紧她的左乳房。
(怎么会!)是性骚扰,平常只是听杂志上在说,没想到给自己碰上了。现在动都不
能动,怎么办!
晓莉使力的扭着身体,努力想甩脱那只手,身体整个转了一百八十度,变成面对着角
落的车窗了,但那只手仍死缠着不放,而且开始动作了起来,指尖轻轻地抠着乳头--
--晓莉最敏感的部份。晓莉的身体很快地就记忆起下午的感觉,乳峰渐渐地硬了起来。
(这样不可以的啊!......对了,我可以叫!)
晓莉才刚张口,后方又有一只手伸过来把她嘴摀住了。晓莉感觉后面有个人靠了上来。
那个男人一只手玩弄着晓莉的乳尖,一只手摀住她的嘴巴,身体从后紧紧贴着晓莉。
晓莉甚至可以感觉到那男人生理的变化。
胸前的那只手在乳丘上玩了个过瘾,把两粒小球弄得翘了起来。然后缓缓地移向下部,
轻抚过晓莉光嫩的腹部,那里正巧是晓莉的敏感带。晓莉的脸上又泛起一片绯红,而
她清楚地知道,这不是羞涩。
邪恶的大手继续探索着,到达了神秘的百幕达三角洲。在隆起的山嵴上,深长的海沟
旁,恣意地玩着。中指微微地抬起了头,浅浅地没入了裂缝,搅动着。刺激着晓莉。
(可恶!不行!)这是公众场合,他应该不会怎样的。
耳中传来救命的声音。「各位旅客请注意,台北站到了、台北站到了,要下车的......」
(太好了!人一少我就得救了!)思绪才闪过脑海,一阵异样的香味飘进了鼻中。
(好香!)晓莉只来得及反应这个,就不醒人事了。
迷香!
-----------------------------------------------------------------------------
「借过一下!有人昏倒了!」
美雪望向发声的人,一个青年男子扶着一位年轻的护士匆匆下了火车。那位护士一动
也不动的睡着。
这也难怪了,这样的通勤电车,挤的跟沙丁鱼似的,每天都有人支撑不住而晕倒的。
真该死的铁路局。
(没时间骂政府了!)美雪理了理思绪,重新想起案情来了。
两天前被奸杀的女学生,和今天发现的女尸案,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了。媒体争相报导,
督促警方早些破案。身为女性高级警官的美雪,一方面职责所在,一方面心中也非常
痛恨这泯灭人性的傢伙!自动请缨调查了此案。
「两位死者没有共同关系,唯有的共通点是长发,美丽。以及身上被兇手留下的英文
字母,一为「A」一为「B」。这是件无头案了。也许明天就会有受害者「C」出现
了。
(我一定要亲手逮捕你!)美雪暗暗地发着誓。
---------------------------------------------------------------------------
晓莉缓缓地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房间。她躺在一张好大的床上。
「啊!」吃惊的晓莉发现,她四肢都被铁鍊紧紧地锁着,铁鍊又固定在四个床角,使
她成为一个大「X」形地绑在床上。
幸好,她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记忆只到刚刚被色狼性骚扰。(难道他......)
「咿呀!」一扇门打了开来,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
咦!他手上拿的不是我遗失的便服和内衣裤吗?
晓莉感到一阵恐惧,这男人......
「你......」
男人笑了笑,把她的衣服丢到一旁,俯身轻轻地说:「嗨!可爱的C!」
(?)她的情绪好复杂,混合了恐惧、疑惑和......
望着男人的视线。(他在看什么呢?)
「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她的两腿用力收了起来,但是由于铁鍊的阻碍,双腿只
能弯成><形状。她并没有穿着内衣啊!遮掩不住股间的风情,她的私处完全暴露在
男人的眼光下。
「不要啊!」
男人不顾他的抗议,继续欣赏着美丽的胴部。撩起白色的紧身短裙,肚脐以下完全都
暴露了出来。雪嫩的腹部,细白的大腿,还有可爱的私处。
她还是个处女,这样被男人看着,心中早已羞愧的想死了。就如处女的正常反应,她
不停的扭动大腿,想遮掩住那儿。但徒劳无功,而鲜白的大腿扭动起来却更性感。
男人伸手到床边按了个钮,床中央渐渐鼓了起来。
床鼓起的很快!她的身体随着床向上挺了起来,但铁鍊紧紧捆着她的四肢,使得她成
了一个向上顶起的大X形状了。
这样的姿势,乳房和乳头向上高高突起着,身体整个撑紧,因此大腿也无法乱扭动,
羞耻的阴部也展露无遗了。
(啊啊!好不要脸!)晓莉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了。
「趴嚓!」男人的双手扯开了晓莉的上衣,双峰勐力的绷了出来。
大手掌用力的搓揉着乳房,这种感觉,她永远忘不了,是电车上的色狼。两颗乳球被
揉得又红又肿,而男人的仍不停的动着,逼的她的乳头第三度地勃起了。
「嗯嗯嗯嗯~~~~不要啦!」
「看看这个!」男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小器具,一个小电池接着两根电线,电线
一端各有一片小金箔片。
「来!」男人把两片金箔贴上了她隆起的双乳,瞬间的灼热,一阵酥麻的电流流遍全
身。
「不....不要....痛....啊啊啊~~~~!」
刺激的电流流过,痛感过后却是无比的快感。她感觉到那个羞耻的部位渐渐濡湿了。
「还没完呢!」
他拉下了晓莉所有的衣裙,让她美妙的身材完全展现在他面前。圆滑充满着弹性的小
腹,可爱的肚脐吸引了他的眼光。
两片金箔再次出动,贴在小腹和沟缝前缘的尖端。
「啊嗯嗯嗯嗯啊......」
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晓莉无力地叫着。
真是出乎意料的敏感,花心中已经开始渗水了。
晓莉很小就知道,她的身体就像个随时会爆发的火山,比一般女孩更加敏感,她的小
腹到膝盖间这段更是最敏感的敏感带,只要一碰,火山就被点燃。
「妳......」男人也颇感惊讶。也有这样的女人?!
他俯下身再度仔细的观察起晓莉的阴户来了。晓莉的身体紧紧地绷着,即使她使出了
吃奶的力气,仍是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任凭男人观看。细细密密微微蜷曲的阴毛覆着
粉红色的小丘陵。中央一点一点地,闪着美丽的光泽。
「好羞耻....不要..看....可....恶....」晓莉原本泛红的脸上又更染上一层鲜红了。
身体不能自由活动的难过压迫着晓莉,但她只能祈祷。
男人露出一抹微笑,舌尖像只轻巧的舌头,突入了花朵中心。
「啊啊啊....」突来的刺激让晓莉的身体立刻有了回应,阴户的双壁向内急缩了进来,
淫液快速地分泌,等待着往后的行动。大腿两侧和小腹肌肉也突然紧绷起来。
男人好像发现了至宝,舌尖快乐地动着。避开耻丘,舌头舐着大腿和大腿跟部的一大
块荒地。那甘泉渗得更快了,瞬间填满了小池。舌头不自主地啜饮着蜜汁,一种难以
形容的味道涌入口中,让他的某部位产生了共鸣。
「啊啊啊啊啊~~~~」晓莉的叫声从刚刚就没有停过,她的意识已经完全不能自主了。
「好,来吧!」他趴在晓莉的身上,双手用力地抓着晓莉的肩头,然后....
「啊嗯啊~~~~」一阵撕裂感麻醉了全身,晓莉歇斯底里地大叫。男人开始勐力地抽插
,疯狂地进出。
「啊啊~~~~啊啊~~~~不要~~~~停~~~~停~~~~....」痛感盖过了快感,毕竟这是一个处
女的第一次。
晓莉已经渐渐地哀嚎起来了,求饶着,哭叫着。但身体背叛了她,处女的阴道因着新
的经验而用力夹紧着,男人因此而感到一股摧促的力量,他毫不犹豫挺到了最底。一
次又一次,一次催着下一次,两人额上都冒出了斗大的汗珠。
「啊啊啊~~~~」晓莉已经撑不下去了,身体拼命地内缩,但是原本床和铁鍊将她锁成
了一个向上突起的大X形,使得她身体倍加痛苦。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她也不由自
主地哼着。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唰第一瞬间所有东西都爆炸了,一股
奇异的暖流侵入了晓莉体内。两人同时无力的躺在床上喘着。
「为...为...什么?」
-----------------------------------------------------------------------------
不为什么。
晓莉灵动的双眼不会再闪烁了。陷入永久睡眠的她看起来那么安静,那么美丽。双手
平放在裸露的胸前,白晰的胴体裸裎在医院的圣母玛莉亚旁,彷彿一尊美的雕塑。
直到院中的洗衣伯伯发现了她和她漂亮的肚脐旁环绕着的那个「C」。
-----------------------------------------------------------------------------
他和那些变态杀人犯不同,恶魔是理性的。
恶魔的愿望,正是拉下那美丽的天使。美丽的白衣天使。